南京刻章

南京刻章电微:我们的办理质量高,效率高,速度快,反应快,信誉好,我们是您的最佳选择!选择我们,您不后悔,您的满意,我的开心!

  在医院里呆了一天也没发生什么事儿,除了中间有两个人给我爸换药,也没有人来过病房。晚上饭后我照顾着我爸睡着以后,自己也躺在了旁边的病床上。南京刻章  睡觉的时候我又做了一个和昨天晚上相同的梦,梦里那个七窍流血的女人再次牵着一位浑身是血五官还没长全的婴儿站在了我的床边,一边对我咯咯的笑着,一边厉声问我为什么要把它们全部丢了,为什么不继续给我们。南京刻章
回到病房,我妈这才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南京刻章
  我妈也好奇,但监控录像说明了一切,看来只能等我爸醒来之后再问了。南京刻章
  我和我妈去医生那里了解了一下情况,得知不会有后遗症什么的出现我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需要再住院一段时间观察病人的情况,我点头同意了。南京刻章
  就在我坐在床上揉着额头,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放在床头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发现打来电话的是我妈,我愣了愣以为彭展有消息了,连忙接听起来。南京刻章
  好好的一顿饭局却因为我的冲动而不欢而散,胖子和方成他们两个气极,推搡着我说我疯了,因为这点破事儿就要绝交。南京刻章
  “啊!”我大叫一声,本能的抄起身后的枕头,狠狠的朝着那个浑身是血的婴儿砸去。南京刻章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